l1t7 7xv2 ua2u lb41 fate 2kzi sgua 97zd rpv9 qejh
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重生始于1992 > 第三十四章 蠢女人

第三十四章 蠢女人

标签:梦精记 713l 赌场网上赌城

  …

  “我是吴佩俞,大家都叫我小瑜,我的生日是五月二十日,星座是金牛座,血型A,身高是一百六十公分。请擎哥哥多多指教~~谢啦。”

  “嗨,擎哥哥,我是少女队里年纪最小的王思函,绰号单单,因为身材圆圆滚滚像颗蛋,也有人叫我胖娃娃。生日是六月一日。星座是双子座。身高一百五十八公分,我最大的希望就是能长高一点也瘦一点能当model。”

  “擎哥哥好,我是徐叔娟,小名叫阿娟。生日是三月十九日。双鱼座。A型血型。身高一百六十一公分,体重四十五公斤。最希望的是能存一笔钱去RB学服装美容及造型设计。”

  徐叔娟就是徐若宣。

  公平一点说,此时徐若宣在少女队里算是最不起眼的,吴佩俞和王思函都比她有特点。

  然而,除了李擎这个重生之人,谁又能想到,最不起眼的徐若宣今后反而飞得最远,从台弯发展到香江,再从香江回到台弯,然后又从台弯发展到RB,再从RB回到台弯,最后从台弯发展到内地,几起几落,四十几岁之后仍然看起来像个娃娃。

  前年,十五岁的徐若宣,参加了华视举办的“TV星秀争霸站”才艺美少女选拔活动夺得冠军,随后跟飞碟唱片签约。

  去年,陈智朋服兵役,小虎队暂时解散,飞碟唱片立即安排徐若宣与其他两位参赛者吴佩俞、王思函组成女子偶像团体“少女队”。

  少女队在成立之初,仗着青春靓丽,也曾小火了一段时间。

  可少女队一连出了两张专缉,销量全都不佳,进而面临解散的囧境。

  这也是她们三个被打发到李擎这当模特的原因。

  如果少女队真像小虎队那么火,李擎给她们当伴舞还差多,她们怎么可能来伺候李擎?

  这首歌曲的MV最容易制作,李擎只需以自己被后世舞蹈熏陶了二十几年的见识指导编舞老师编一段劲爆一点舞蹈,然后搭几个有特色的场景,各跳一遍,再剪辑一下,就可以制作出一个不错的MV。

  而且,从新策划的MV,也需要时间。

  所以,李擎就指导编舞老师编了一套舞蹈,并将徐若宣三人叫了过来。

  听了徐若宣三人的自我介绍之后,李擎的目光难免会在徐若宣身上多停留一会。

  说实话,徐若宣这个女人真的挺蠢的,竟然在春风得意的时候说出那么蠢的话,一个在内地、台弯、RB三地都跑的很勤快的人,不管内心之中是怎么想的,作为一个聪明人,也不能说出可以落人口实的话,如果拿这个问题去问那些稍稍聪明一点的台弯明星,一定会得到模模糊糊的回答,不管他们心中到底是怎么想的。

  “可能真像很多人猜得那样,徐若宣觉得她即将嫁入豪门做阔太太,不用再回娱乐圈捞钱了吧。”李擎心道。

  李擎一直盯着徐若宣看的举动,难免会造成三个少女的误会。

  在李擎扭头跟编舞老师说话的时候,王思函将头偏向徐若宣小声说:“阿娟,这个大陆仔好像看上你了。”

  吴佩俞随后也将头偏向徐若宣小声说:“他比你的吴奇龙是稍差那么一点,但也蛮帅的,而且好像还挺有才华的,要不然你牺牲一下,让他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然后让他给咱们写几首好歌曲,咱们的处境就不用这么尴尬了。”

  徐若宣用比王思函和吴佩俞还小的声音,说:“你们俩个小声点,我听说,太保非常器重他,得罪他,没准会有麻烦。”

  吴佩俞满不在乎道:“怕什么,他没准巴不得你去勾引他呢,然后好跟你嘿嘿嘿……”

  徐若宣没理吴佩俞这茬,而是有些担心道:“你们还有心情开玩笑呢?没听说公司正准备解散咱们少女队吗?”

  徐若宣这话一出,王思函和吴佩俞脸上的笑容全都是一僵!

  王思函有些绝望:“我估计这事有可能是真的,否则咱们也不会被发配到这来了!”

  吴佩俞更绝望:“如果咱们被解散了,以我老爸的性格,没准会随便找个人把我嫁了!”

  徐若宣的脸色最苦:“你们总比我强吧,如果咱们被解散了,我就得回家跟我妈和我姐卖盒饭去。”

  事实还真就跟徐若宣担心的差不多。

  上一世。

  明年下半年陈智朋退伍归队,小虎队重塑辉煌,少女队却因唱片销量不佳而被迫解散。

  然后,徐若宣被迫回家跟她妈妈和她姐姐卖盒饭,后来在不甘心之下接受公司安排一改青春玉女形象大玩性感,拍摄了大胆写真集,让她在短时间内名声大增,从而受到香江电影人的关注,随后在公司的安排下连续接拍了“天使三部曲”,在这三部电影里,十九岁的徐若宣宽衣结带全果出镜,因此赢得了“台弯性感女神”的称号。

  因为被列入脱星行列,来找徐若宣的电影除了三极片还是三极片,有一次徐若宣受邀到香江,结果对方只给了徐若宣一条薄纱,叫徐若宣就这样套上去拍照,不甘心一直那样下去的徐若宣不得不躲到RB发展了六七年才挽救了她的娱乐生命,因此,徐若宣说RB就是她的养母也不是一点都不能理解。

  王思函和吴佩俞没有徐若宣的魄力和运气,少女队解散了之后,她们直接沉了,然后慢慢沦为了普通人。

  “李先生,您看她们三个的形象行吗?”

  编舞老师对李擎很客气,甚至有一丝尊敬在其中,显然,李擎已经用自己的实力征服她了。

  李擎道:“她们三个的身材和形象倒是没问题,不过咱们编的这套舞蹈的难度不小,她们三个能在三天内学会吗?”

  编舞老师看了徐若宣三人一眼,道:“学不会,就换人,咱们公司有都是能学会的。”

  编舞老师的话让还在窃窃私语的徐若宣三人,全都是一凛,进而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随后,编舞老师语气一转,又柔声跟李擎说:“李先生,您要展现的舞蹈难度也不小,而且您还要策划的MV,要不然,咱们将时间再往后推推?”

  娱乐圈就是这么现实,你行,谁都恭维你,你不行,谁都踩你。

  早已见惯了这些事的李擎,并没有理会编舞老师对自己和徐若宣三人不同的态度,而是直接道:“公司急着要的MV做宣传,我不能在这浪费太多时间,既然她们三个没问题,那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